您好,游客 [登录] [注册]

406
0

九星村创新村级经济发展模式引领村民实现共同富裕

jiuxingcun

级别:版主

积分:880

加好友发消息

楼主发表于:2014-08-19 15:46


      回顾中国30年来的改革开放,对其成就假如一言以蔽之的话,可以概括为内在的生产力的解放物化为外在的城乡面貌的巨变。然而,在城乡二元结构下,城乡面貌的改变过程中曾经长期存在着这样一种相互冲突的现象,即:一方面以家庭承包责任制为发端的农村改革,使长期受压抑的农村生产力得到了爆发性的发展,因而在改革的初期农村一度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局面,广大农民相对较快的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在随后相对平稳的发展进程中,传统的农业生产并不能使土地增加更多的附加价值,传统的生产方式也无法改变农村人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日新月异的现代文明始终与农村生活存在着一段难以弥合的距离,且逐年拉大,所以大多数农民都把进城视为改变自身命运的出路所在;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的不断加速,城市原有的容积越来越难以承担经济增长的需要,更不能提供足够的空间来改善和丰富城市功能的配置,以致对城市的发展而言,又迫切地需要向外突围。由此可见,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将遇到局限性的瓶颈,也因此实现城乡一体化就成了实现突破的必然路径 。九星村的发展历程,无疑正对应着上述这一趋势。

 

      1994年前后,是九星村发展历史上的一道分水岭。这之前的九星村,无论村容村貌还是产业构成,都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纯农业地区。在经过了推行土地承包和兴办乡镇工业两轮发展后,九星村依然没能从根本上改变落后的状况,村级经济非但始终在一个较低的水平线上徘徊,而且还不断增加着新的负担。到1994年时,全村负债额竟高达1780多万元,负债率为84.7%,而且村里有部分村民每月80元的养老金已经连续23个月没有拿到,生病就医的村民有两年半报不上医药费,集体经济事实上处在了行将崩溃的边缘。

 

      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条件下,九星村原来的工业大队长吴恩福临危受命,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在他带领下,新一届村两委班子成员认真审视九星所处的环境,寻找未来发展的前途。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手里攥着全村仅有的1600亩非农建设用地的吴恩福清醒地认识到,地处大都市近郊的九星村,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就必须跳出传统的产业模式,结合自身的区位特点和村情特点,走自主创新的路子,开发具有高度成长性、抗风险能力较强、又便于自我积累和自我控制的项目,通过更新产业结构,充分挖掘和提升土地的单位产出价值,直面城市化浪潮形成的机遇,主动融入城市产业分工,才有可能在极其有限的空间里,满足村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和精神需求。

 

      从这一认识出发,吴恩福注意到当时九星村周边正在成为房地产开发的热点区域,上海城市中心的向外扩展和城郊人口的大量导入,也使九星处于一个便利的交通节点和一个商业需求积聚的中心地带。而有鉴于此,使他下决心实施以“市场兴村”为核心内容的富民强村战略,在区、镇两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大刀阔斧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着手兴办以经营生产资料和建筑装潢材料为主营业务的大型综合性商品交易市场。

 


 从那时到今天,九星市场的发展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从1994年到1998年,是九星市场形成基本框架的开局阶段。在结构调整上,主动清理原有的各种联营关系,逐步退出农业生产,尝试“腾笼换鸟”,先后开办了农贸市场、停车场、养鸭场和虹莘路商业一条街,以及五金、胶合板和南北干货等市场,并在规划先行、道路先行、配套设施同步的原则下,形成了“井”字型、网格式和“外三产、内工业、沿路两侧是门面”的布局。而更重要的是,在这一阶段九星村确立了“合作性质、租赁形式、独资管理”这一新型的经营方式,从根本上控制住了风险,确保了村级集体经济收益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从1999年到2003年,是九星市场加强管理的规范阶段。在市场布局上,按商品种类进行区域划分,成立相对应的管理服务部门,实行以块为主、条块结合的管理模式;在招商工作上,除了提供优惠的经营条件外,还及时为客商提供各种一条龙服务;在市场内,实行全天候24小时的巡逻,保证治安稳定和环境有序;为方便外来经商务工人员的生活,在九星设立了上海市郊第一家驻村邮政所和上海市第一支村属正规的消防队,医院、学校、菜场、饭店、金融结算中心和休闲娱乐场所在这里也是应有尽有。此外,九星还建立了点、线、面相结合的全方位的实时管理体系,采集了每一个外来人员的完整信息,并通过信息化手段实施动态管理,其采集率和准确率都达到了100%。

 

      此外,注重规范管理和倡导诚信经商的意识,更是九星在兴办市场中一项始终致力的工组。村里一方面组建了一支180多人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管理服务队,除了维护日常治安外,重点是深入市场严厉打击欺行霸市、强买强卖行为,另一方面严把市场准入关,先后引进了7家国家级及上海市一级的权威的商品检测机构在市场里常驻,对多个类型的商品进行监管,这些机构既为消费者检验商品质量,更为经营户提供相关商品的知识培训,帮助他们把好进货关。同时,为了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利益,九星还设立了分布各管理区和市场总部的“19+1”的投诉网络,积极化解消费纠纷,能常年做到对消费者的投诉100%结案。

 

      自2004年以来,九星的发展又进入了优化市场布局的提升阶段。按照吴恩福提出的“上档次、提品味、创新意”的设想,九星实施了“一区一类、各具规模、强强聚合、片片特色”的规划,着重在强化管理内涵、提升市场品味上下功夫,对市场布局作出了全面调整,从而也使九星的发展由粗放的外延式发展步入了内涵提升式发展的新阶段。

 

      近年来,九星不断加大业态调整的力度,全面改善市场的硬件设施,建设了一批高档次的商品经营区域和店面,使之成为新的亮点和增长点,并开发出了以村为中心、以各管理区和各部门为终端的局域网和网上交易平台,使整体管理水平和业态水平都发生了令人瞩目的变化。高速发展不易,持续的高速发展更不易。按照西方经济学的普遍观点,经济增长通常是有起有伏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增长后,必然有一段时间的低迷,即所谓的经济周期。大多数学者的观点认为,持续的高速增长是不可能的,然而九星村却用自己的实践为不可能成为可能提供了又一个鲜活的实例。

 

      众所周知,一个地区的发展状况和态势,主要取决于五大因素,即:区位、资源、政策、机制和人才。而从现实情况看,一个地区的区位是天然的不可选择的,政策调控则不是由自己的愿望所左右的,而人才的引进、培养和使用,所受的制约要素又太多。所以,对九星一个村来说,要发展就只有在资源的利用和机制的创新上做文章。

 

九星的创新,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战略设计的创新,即创新了农村村级经济的增长方式和产业实现形式。在集体经济陷于困境的时候,是吴恩福带领九星村的干部群众面对资金不足、经验不足、扶持不足的情况,顶着压力,冒着风险,以“壮士断臂”的勇气果断决策,让无法发展的农业和难以维持的村办工业为第三产业让路,在1600亩非农用地上兴办大市场,确立了“市场兴村、市场富民”的发展战略。

 

      其次是管理策略的创新,即创新了村级经济组织对经济运行的掌控方式。有不少村办市场,要么是在规划伊始、要么是在运行了一段时间遇到困难以后,就往往变成了村建市场别人办,村里把市场一包了之,不管别人如何经营,村里都只收取固定数额或固定增幅的租金,也就事实上成了坐地收租的“房东”。而在九星,从早期试水“三场一路”到今天全村皆市场,一直都是采取了由村级经济组织独立统一管理的策略,这种自主建设和自主管理的运行体系,就在确保发展的主动权由自己掌控的同时,也为实施不断的调整和增收预留了可能。

 

      还有就是资源配置的创新,即对有限的资源进行反复的优化利用,实现资源价值的最大化。这些年,九星的发展也碰到了土地制约的瓶颈,经过前后跨时20年的8次大征地,九星所剩的非农建设用地只有1600多亩,而随着22个大类的商品交易市场的先后落成,平面上的扩张就受到局限而难以为继,因为这时候村里已经不可能再有大面积的整块地块可以用于新的项目建设了,如何实现持续的增收就成了摆在九星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在这种情况下,吴恩福带着村里一班人把种田上的“茬口”理论运用到了市场建设上,即建市场像种庄稼一样,种了一茬后通过翻土、施肥还可以再种第二茬,并使第二茬的长势更优于第一茬。这个理论在市场建设上则表现为“调整、挖潜、优化”,也就是通过优化市场布局、美化店铺包装、提升业态水准、扩大消费积聚以及“赎回”以前出租出去的土地等一系列手段,促进了级差地租的逐年升值和市场区域更大范围的合并贯通,进而通过商铺租金的稳步上涨,来不断增加土地的单位面积产出。

 

      这些年,九星村非农建设用地的面积没有增加,但土地的单位收益率却呈飙升态势。按每平方米计算土地收益,1998年为135元,2002年为213元,2003年为270元,2004年为410元,2005年为584元,2006年为721元,2007年为886元。显然,在土地资源本身没有任何增加的情况下,收益的变化就是来自于对资源配置的不断优化,是资源使用效率的提升决定了资源产出效益的增加,是盈利支持了增长,而不是增长支持了盈利。

 

      九星市场在起步阶段以低价取胜,这个低价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以较低的商铺租金吸引了大批经营户,另一方面又通过让经营户降低成本返利给了消费者,形成了九星市场的价格优势,并以价格优势为核心,打造出了九星的核心竞争力。多年的考察和研究、不懈的探索和实践,使吴恩福在如何管理好一个市场上,形成了以“三分种、七分管”为指导思想的制度化、规范化的管理理念,同时也琢磨出了一整套适合九星需要和符合九星实际的经营策略,这也就是别人常说的吴恩福的“市场经”。

 

      吴恩福的这本“市场经”择其精髓而言,可以概况为“综合经营、错位竞争、适度规模、重商轻铺”16字箴言。

 

   

九星村发展的富民成果

 

      土地产出了财富,财富就该属于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种的人们。发展成就了辉煌,成果也理应让所有投身于发展的人共享。然而,在传统的农村集体经济体制下,村民并不能真正拥有这些财富。

 

      而这一传统体制的弊端,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产权模糊不清。农村集体资产名义上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人人有份,实际上每个成员拥有的份额又模糊不清。由于集体资产产权模糊,脱离了与全体集体资产创造者的血肉联系,因此常常活力不足,特别是碰到撤村撤队时,集体资产就会被当作“唐僧肉”,各方面都来宰割“平调”,而使之趋于流失、解体乃至消亡。

 

      二是收益分配不公。农村集体经济只有按劳分配而没有能够做到按股分红,一些进入乡镇企业的人员和征地外出的人员,他们在外出时没有带走村队积累的集体资产,外出后也享受不到村队的收益分配,这就使留在村队的人员占有了全部集体资产及其经营收益。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化地区,由于外出劳动力多,积累的集体资产及其经营收益也多,因此留在村队的劳动力每年的收入大大超过了外出人员的收入。而这种对集体资产占有不公和收益分配不公的状况,往往引发了农村中不同群体之间的矛盾。

 

      三是民主监督不够。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里,缺乏健全的民主管理、民主决策、民主监督制度,是常见现象。重大问题的处置和决策,通常是由少数干部说了算,大多数村民则无权参与,以致有的人索性就把这样的集体经济称为是“干部经济”。而这种状况不但剥夺了农民的民主权利,还容易出现财务上的漏洞和决策上的失误,影响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具体到九星村的实际情况看,集体的资产在急速增加,土地的产出逐年都有大幅度的攀升,但这些财富究竟属于谁、谁又因创造和贡献的不同而能拥有多少,却一直是个悬而不决的问题。这一问题的存在,既无法提高群众参与发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又对承担着责任和风险的干部来说缺乏必要的激励,他们干工作完全凭良知、热情和事业心,他们的贡献也不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为此,从2003年起,九星村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改制的试点单位,进行了以深化改革、加快实现村民共同富裕为目标的改制工作。对这项工作,吴恩福在启动阶段就说了一句话,叫做“慢不得也急不得”。“慢不得”,是共性,体制性障碍的突破既是大势所趋,又是迫在眉睫,既是发展的要求,又是内在的冲动。而体制性的变革也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要面临的一道“坎”,跨过去前程似锦,跨不过去则又会使生产力的发展陷入停滞状态。

 

      而“急不得”又是个性,是由九星村特定的村情决定的:第一村子大。九星村有1117户、3757名村民,是一个较大的行政村。由于历史的原因,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的征地动迁,使村民和村之间原本单纯的互属关系逐渐变得错综复杂,理顺这些关系非但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更要对不同时期的政策有准确无误的把握。第二是变化大。一方面1970年之前的劳动档案已经无从查找,合作化以来的很多情况不可能通过原始凭据来发现和证明,况且又有1996年时的两村合并,情况不明的地方自然更多了。第三是资产大。九星的效益好、积累多、资产总量可观,且增长势头又十分良好,群众的期望值自然相应就高,怎么分和分多少的利益焦点也非常明显。所以,改制工作自被提上议事日程起,就受到了群众的高度关注,显然一旦出现失误或者处置不当,就会严重损害群众的利益,招致群众的不满,甚至会埋下不利于社会稳定的隐患。

 

      漫长的时间跨度、纷繁的人事变迁、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的制度安排,林林总总这一切都预示着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同时又因为涉及到每个村民的切身利益,再小的一个决断也可能产生很大的反应,所以也使这项工作具有了极强的敏感性。再加上九星又是试点单位,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参照,没有可以仿效的模式借鉴,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探索,其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吴恩福给九星改制定的基调就是要对历史和村民负责,要经得起历史和村民的检验,并为之付出了长达三年时间的努力。

 

      今天的九星,已经在多个方面具备了明显的优势。如优越的区域位置、便捷的立体交通、强大的积聚效应、综合经营和错位竞争的业态格局、周边不断扩大的消费规模和日渐提高的消费层次等,而把这些优势汇合在一起,就使九星由初级市场向多功能、高能效、国际性、专业化的中、高级市场转变成为了可能。昔日只会埋头于田间劳作、而今经过十多年实践已经掌握了丰富的市场管理经验的九星人,为什么不能去驾驭更高能级上的发展呢?

 

      尤其是以上海加快发展服务经济、闵行规划打造现代服务业集聚区为背景,九星实现这一可能性的机会显然更大。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尚且敢于创造条件的九星人,自然不会错失已经出现在面前的机遇。

 

      “12358”这串数字,无疑就是九星人编织出来的一个新的梦境。他们打算用两个五年规划的时间,对现在的市场按照“12358”的规模结构重新布局,即:建设10万平方米的酒店、餐饮、娱乐设施;20万平方米的住宅;30万平方米的商务办公楼宇;50万平方米的展会式销售平台和80万平方米的仓储物流基地,加起来的总面积将达到190万平方米。

 

       这个目标一旦实现,九星在上海西南地区的商贸中心地位无疑会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和加强,九星村也将在未来上海的国际化、现代化城市进程中,实现新生和腾飞,到那时九星人也将过上更富裕的日子。

 



新手指南
免费注册微信登陆
村官服务
村官权益村务管理
商铺管理
普通会员
如何加入村村务互动
加入/推广
加入推广帮乡亲推广
农产品保障
绿色天然实名认证